女性主義


男人在父權社會出生,父權腦或是直男癌根本就是正常情況

男人在父權社會出生,父權腦或是直男癌根本就是正常情況 而所謂的「仇女份子」、「母豬教」和父權男或直男癌也是不一樣的 父權男只是出生並生活在父權社會又性別為男的情況下,無從理解女性困境,無法想像自己的價值權和認為「正確」的事情對女性而言是一種傷害。 仇女份子或是母豬教、「非自願性處男」不同,仇女份子的困境是在相對剝奪感上,和「父權男裡的勝利者」、「父權社會裡的美好獎品:女人」比較之下,產生的不公平感。 但他們解決人生的困境的方法不是提升自己或跳脫,甚致他們相信自己對現況無能為力,只能將精力轉為攻擊女性不夠順服,單純而偏執的認為自己應該要獲得「一個女人」,無法取的原因是女性不好、仇視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