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世代不是醜陋的老人

上個世代不是醜陋的老人。 時代會把上個世代和社會的價值觀變成野蠻和落後的代表。很正常。 時代在演進,過去的想法會被檢討,社會用經驗換來的教訓和檢討會變成新時代新想法的基礎,新世代的會看不見上個世代生存的生活背景,會無法理解為何有如此「錯誤」的價值觀。


囧星人被願景工程下標「這個社會很公平」 3

願景工程因為是老人立場的UDN,所以由他們口中下標冒出囧星人認為「這個社會很公平」當然會引起軒然大波。因為世代剝奪的問題根本就己經算是有數據實證的事情了,以世代共好、世代理解合解為目的的專題,讓一個被認為是年輕人意見領袖的 youtuber 來背書「社會很公平」只會讓人家覺得編輯下標時根本是對專訪內容的見獵心喜罷了。 那麼社會公平嗎? 當然有結構性上的不公平,可是在憤怒不如去努力改善這點上面,有付出努力確實就會提高改變的「機會」。沒錯,提高機會而己,在結構、遊戲規則上面的失衡是很難用努力去補平的,這也是厭世代會變得消極的主要原因,因為努力的功效少到讓人覺得不如躺在那邊耍廢算了~


群眾有那麼好操作嗎,操縱輿論為啥可怕?

操縱輿論為啥可怕,人自己沒有判斷力嗎? 判斷力的基礎是邏輯、經驗、資訊情報,邏輯不好就也沒什麼好講的,這是天份問題,經驗其實也是一種情報資訊的收集,只不過是累積起來的資訊庫而己,所以判斷力的養成最主要的就是在資訊情報的收集和累積上面。


論 火腿蛋三明治

十年,火腿蛋三明治配紅茶是我的早餐至少十年以上了,說到吃火腿蛋三明治,我應該也稱得上是專家或是熟手啦! 火腿蛋三明治幾乎是所有西式… 不對,台式早餐店的定番演員,就像咖啡店賣咖啡、豬排店賣豬排一樣的直覺,台式的西式早餐店就是有火腿蛋土司,你不用先看菜單就能點下去的基本單品,一間早餐店要是點不到火腿蛋三明治,少不得要覺得哪裡怪怪的。


適合迎接新生兒看的書 《佐佐良鎮的沙耶》

上星期我收到一本很「適合我」的書獨步文化《佐佐良鎮的沙耶》 是日文翻譯小說,寫一位新手媽媽在娃娃還是新生兒時候,爸爸意外過世但變成了個會附身幽靈的故事,說很適合我是因為書裡面大量的新手媽媽體驗,果醬才剛滿一歲的我件件都記憶尤新,都是些沒和新生兒相處感受不到的體驗,軟軟的香白嬰兒,哭泣、哺乳、夜不成眠的朝夕相對還有各種身心的變化及手忙腳亂… 全是些親切到不行的體驗。


保護你選擇的自由,給你未來對抗社會的勇氣和能力: 北車女童裸身事件 1

討論就是除魅,所以我們需要談論爭議。 事件是從台北車站一名光溜溜的 5歲女童開始的。 因為母親尊重她太熱想要脫光的決定,引起路人的關切,被包圍、拍照、上網公審。 5歲女童在公共場所光溜溜,這件事是關於性別、裸露、教育這三大非常價值觀差異而永無真正對錯論斷的領域,所以在網路上引起廣泛的討論,我個人的立場是比較偏自由派的,覺得路人少見多怪,聲稱為了保護別人的孩子,而拍照上網公審的人非常糟糕,你拍的照片影片才是最大的傷害,說什麼根本是展現自己的「正義」而沒有在考慮孩子的事情。 共學圈的教育理念太超前,和這個社會裡的保守派未來還是會衝突不斷⋯⋯ 這讓我意識到,除了身體自主權也要教孩子怎麼面對世界,除了有會尊重你的人,也有任性暴力的大人,需要引導孩子學會調適恐懼和獲得勇氣。 幾個重點: 1. 給自由派父母教育時一點空間。 2. 性別差異的必要性及價值? 3. 裸露和身體自主權。 4. 面對社會和自我的必要性。


臉書停權當然不是綠色恐怖 但也不是像江湖傳說的那樣

前陣子藍營智庫說什麼有臉書綠色恐怖,因為蔡政付手伸到臉書裡所以批評蔡的言論帳號被封鎖,所以要向祖克伯抗議。 有點腦的人都會知道「關臉書屁事」,但臉書確實一直有言論控管、封帳號禁言的問題,因為太多江湖傳說了,所以就把我多年來? 被封鎖的經驗分享給大家~ 別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說法了 (我的說法也不是臉書詳細設定,但至少是發生過的事情) 說到被臉書禁,我倒是滿有經驗的 =..=+ 從 2009年開始被封、被禁過無數次,大概是因為我是重度使用者而且BUG命吧? 不管被禁的時候臉書有沒有給理由,大概都是 「違反臉書社群守則」 至於這社群守則實際上是什麼? 我不確定有多少人真的知道 =..=+ (誰真的有讀過那個社群守則的舉手? 況且社群守責上面寫的東西超模糊的)


時薪 30元的工作。 這是一個設計接案工作還有父女感情之間的故事 3

時薪 30元的工作。 這是一個設計接案工作還有父女感情之間的故事。 爸爸的朋友要請他幫忙在店裡畫幾幅畫,事成之後只願意給 3000元的材料費,因為事前都沒有講過價,事後兩邊就吵起來了,留下受了委曲的作者、兩面不是人的爸爸還有一個正在被鄉民網友砲轟的店家。 這個故事中了三個議題:低薪慣老闆、設計的價值、家長物化自己的子女。


沒有人是局外人。是對也是錯

沒有人是局外人。 是對的也是錯的。對在於很多情況像之前分享過的「囚徒困境」一樣,兩個犯人被關起來,如果兩個都選擇合作不供出對方,兩個都沒事,但你不知道對方會不會背叛你,如果你選了合作不供出對方却被另一個犯人供出來,他沒事你背全部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