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學線索,重新想像「恐龍」   Recently updated !

如果我們用過去畫恐龍的方式,只看骨架而不考慮其他的話,天鵝畫出來會變成這樣。 皮像縮膜一樣緊貼在肌肉上,沒有皺摺、毛髮或羽毛。


從白色恐怖 到台灣漫畫裡消失的妖怪 1

在日本漫畫體材裡,妖怪故事是非常常見的故事背景,日本多樣的妖怪、九十九種神、陰陽師外加也許是妖狐的晴明、神隱少女的龍神、魔法少女的山神,日本的動漫故事中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妖怪和神衹。 那麼,台灣呢?


《我與世界格格不入》不知道是不是亞斯,但有女兒真好 1

前天,某個最近心情也不好的朋友取代我老公,陪我帶了果醬一天,也順便借我這本書。 《我與世界格格不入》 昨晚我讀這本書的時候,果醬問我:你在幹什麼? 我在看書啊,這本書在講一隻跟別人不一樣的魚,你要跟這隻魚當朋友嗎? . 果醬回:不要。 幾秒後,果醬說:他在哭哭,我要給他秀秀。 你不想當他朋友,但看見他傷心還是想幫他秀秀嗎? 好孩子。 抱。 .


獨生子 2歲孩子的社交學習,親愛的親子館

獨生孩子的社交學習,親愛的親子館 兩歲的果醬開始有很明顯的「自我」、「物權」觀念,知道手機是媽媽的、衣服是爸爸,也知道哪些東西是「我的」。 具體呈現在兩歲果醬最常注意到的行為「媽媽把東西拿走了!」、「哥哥把盤子拿走了!」還有對玩具的維護上,一歲多的果醬比現在樂於分享自己的玩具,對有人接近分享他正在玩的玩具並不會像現在一樣有強烈的「護玩具」行為。 這其實是好事,表示果醬的人格發展更成熟了,學會保護自己物權的同時,其實也在學習保護別人的物權。


女人要不要丟掉高跟鞋、性感洋裝或是蕾斯,才能主張女性主義?

女人要不要丟掉高跟鞋、性感洋裝或是蕾斯,才能主張女性主義? 最近日本發起了對抗職場高跟鞋的 #Kutoo 運動。 女作家兼模特兒的石川優實在推特發了這個推文引起廣大的迴響: 「我希望有一天女性必須穿著高跟鞋工作的規定可以消失。讀專科學校時進駐在旅館工作,當時穿了整整一個月的尖頭高跟鞋實在痛得不得了,最後只好放棄專科學校。為什麼我們必須要一邊讓腳受傷一邊工作呢?明明男人穿的都是平底鞋。」


《還願》是神作。 各種意義的神作。

這作品的成功,不僅是因為「習近平小熊維尼」這張造成中國封鎖的神符帶來話題而成功,而是遊戲本身完成度就超高,原本的遊戲評分滿分十分也在9.2-9.7之間。 一個作品,達成恐怖遊戲內最主要的功能,玩的過程真的體驗驚嚇、優美的視覺、巧妙的橋段設計、流程的順暢,再來是內容設定的精美、遊戲外前期行銷的週全,含預告內容、各種預熱活動直播或是線上體驗的互動解謎,讓遊戲本身就擁有極高的話題性。


追求和平,放棄武力犯台就行了,為何要騙台灣人簽協議? 2

中共喜歡喊「國際勿干涉中國內政」 而這所謂的「兩岸和平協議」是國內法,意思就是簽了「一個中國」內戰的結束協議。 台灣只要簽下去,中共不用再為發動戰爭找藉口,直接變成內政,從兩個國家變成延續國共內戰,從此,消滅中華民國叛亂份子是內政問題,國際不得干涉。 真正追求和平,直接宣佈放棄武力犯台就好,騙台灣人簽協議,目的就是要消滅中華民國。


長輩圖教戰守則 1

長輩圖教戰守則-心法: 長輩圖的核心要是長輩能認同的事情:健康、平安、快樂、孝順、感恩… 反之也行,資訊表示會「破壞」長輩期待的內容也可以是優秀的長輩圖,「造成無後」「有害健康」「導致不孝」「變得不開心」…


男人在父權社會出生,父權腦或是直男癌根本就是正常情況

男人在父權社會出生,父權腦或是直男癌根本就是正常情況 而所謂的「仇女份子」、「母豬教」和父權男或直男癌也是不一樣的 父權男只是出生並生活在父權社會又性別為男的情況下,無從理解女性困境,無法想像自己的價值權和認為「正確」的事情對女性而言是一種傷害。 仇女份子或是母豬教、「非自願性處男」不同,仇女份子的困境是在相對剝奪感上,和「父權男裡的勝利者」、「父權社會裡的美好獎品:女人」比較之下,產生的不公平感。 但他們解決人生的困境的方法不是提升自己或跳脫,甚致他們相信自己對現況無能為力,只能將精力轉為攻擊女性不夠順服,單純而偏執的認為自己應該要獲得「一個女人」,無法取的原因是女性不好、仇視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