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巨嬰」情緒發展走不出口慾期

最近中國一本新書《巨嬰國》
端傳媒專訪作者的文章: 巨嬰之國?專訪武志紅:大多數中國人還在找媽媽

巨嬰國

很有趣的角度,雖然我覺得用半歲前沒獲得滿足來解釋成因有點怪怪的,佛洛依德,潛意識心理學這種什麼都歸到嬰、幼兒時期不滿足的推論,在現代心理學裡確實因為不可認偽性會讓人無法很心服口服的接受其科學價值,但是用來切入東方的「聽話」「照護」這種社會及父權結構,說明中國人沒有獨立思考的依賴性,這個觀點還滿有趣的。

也就是靈魂不夠獨立,人際互動之前的情感索求沒有一個限制。

罗辑思维 199 你是巨婴吗?
順便聽完羅胖的討論之後,感覺得中國式的社會果然落後台灣耶⋯⋯
(這句感覺會被砲 XD 應該說這種生活模式和心態的人是亞洲文化的特色,而台灣接受美式想法的比例相對的高)

這種「人我分際模糊」的人際模式在台灣一樣會看到「關心」你的婚戀、工作情況、孩子當成父母所有物、當成父母自我實現的對像,沒有把每個人都當成獨立的個人,全都是在君臣、父母、夫妻結構裡的一個角色。

不過文中提的那些問題好像是台灣20年前比較嚴重,現在雖然還是有一定比例的這種人,但是兩性關係還有家庭關係都沒那麼糟糕了,性/性別平等教育、女權前進、小家庭化都在崩解這種中國式的社會結構,但年節回鄉在親族之間還是有機會逃不開這種文化慣性。

但是覺得台灣的情況比較好,也許有可能是那些人還活在舊傳統生活觀念的人並不在我的生活圈裡吧,我的交友圈及工作圈裡的人際交流都很獨立,「關你屁事」這種人我分際的概念是很基本的態度,我們會區分什麼是人家的私事和我的私事,不會讓別人的情緒及干涉指使到我的生活本體。

我和老公間的相處模式也是建立在彼此尊重、討論有其分界的情況下,所以每每看到那些情侶吵架的內容都覺得很無聊,為什麼要把男人當成賊而女人要像守財奴一樣的看管好自己的財物,男性好像從個人變成一種代表財產的客體,有第三者時是壞女人來和我搶男人? 而不是男女雙方沒有處理好自己本身的人際關係?

這些傳統對性別角色、社會角色的設定,就是沒有把人當成獨立個體而是依附在社會角色之下造成的。

但是,就像我沒想到萌萌人數還真不少一樣,在台灣 2016年底爭取同性婚姻入民法的這段期闁,由基督徒護家盟及保守陣營結合深藍的政治團體,展現出他們對社會文化的「完美想像」,萌萌就是標準的巨嬰,活在自己的想像中會強迫別人符合自己的期待,進而要求整個社會都如他們所願的進行,不從就從各種方向崩潰施壓。

就是因為「人我邊界」太模糊,所以會把自己的情緒、小團體的規範倒到別人身上,同時也會把他人自己沒處理好的情緒問題攬到自己身上,這就是阿德勒那本「被討厭的勇氣」真正的重點。

不是讓你學會怎麼被討厭,而是樹立明確的人我界線,知道自己的情緒是問題的根源,而這個情緒的解法並不在別人身上,並不是由別人來改變態度,而是來自於自身心理的轉變。

搞不清楚人我分界,就會像本文討論的那樣自我中心,或者不停的被情緒勒索。

就像書裡討論的,這是一種會傳承的觀念所以解法是透過教育及知識普及來讓理性介入,進而中斷這種過度的連結,在個人而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